朝花夕逝

荡漾中……

【刀剑乱舞】逃亡

 脑洞来源,小姐姐的cos图  @波子汽水 

小姐姐的清光cos的好好看!!哪像我家清光,除了锻自己锻的比较多之外,可能就剩下带孩子了。

 这是这个号第一篇刀剑的文,我强烈安利刀剑乱舞这个漫,清光是世界上的小天使。

如果说看完之后你们有些不懂的话可以问我,然后麻烦点个推荐可以吗?虽然我知道我的粉丝大概都是混全职圈的。

目录:有一种忧伤割伤了威尼斯红

好了,话不多说,正文如下:

 (一)

时之政府下发了一张面向全体审神者的通缉令:

乙寅区25936号本丸因强制性碎刀导致刀剑暗堕,现允许全体审神者带领刀剑男士前往战场捉拿25936号本丸审神者小水以及初始刀加州清光。 

通缉令的最后附上了这次的奖励,数量不菲的资源和小判,甚至还有甲州金和御守。

这些奖励引诱着所有人跑到战场上去捉拿小水和清光。 

为了逃避审神者们的追捕,他们跑到了战场上,阿津贺志山,这是他们逃亡的最后的地点。

“清光,抱歉,把你牵扯进这件事里了。”小水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对清光说出这句话。

“诶……阿鲁基,我是你的刀剑,保护你不是理所应当的吗?”清光对于小水不停的道歉也已经习惯了,长时间的逃亡让他的阿鲁基已经变得恍恍惚惚,他担心她走一会儿就会将自己丢掉,牵着她寻找着今夜他们可以住的地方。

“清光你说如果连这里也护不住我们了,我们还能跑去哪里啊?”小水呆呆的看着天空,阴沉的乌云像是铅块一样沉重的压了上来,闷热的空气使她连呼吸也喘不上气。

“如果他们执意要抓走阿鲁基的话,就先把我碎掉吧。”

(二)

走了两步清光好像听到前方有吵吵闹闹的声音,转身拐进树林里将小水抱进怀里安抚她恐惧的心情,并将自己隐藏起来。

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怀里的女孩也因为恐惧浑身颤抖,清光左手紧紧揽着女孩,右手拔刀,已经做好了随时开战的的准备。

他看到了吵闹的源头,是其他本丸的刀剑和审神者,清光向后退了两步,然后蹲下,将小水藏在灌木丛中就跳上了一旁的树。

那个审神者走在队伍的前方,身后是一众太刀和大太刀,从口袋里拿出一枚赤红色的玻璃珠:这是他刚现身于本丸小水给他的,可以看到敌人的等级。闭上左眼将珠子放到右眼前,透过珠子清光看到了他想看到的。

“啧……等级太高了……”几乎九十级的队伍,哪怕是满级的他也不能全身而退,更何况再加上阿鲁基呢。

清光原本想等他们离开后就带着小水走,但是他们好像在商量着什么事,围在了一起,这该死的打刀侦查。

看了下灌木丛的小水,可能是因为最近精神太过于紧张,她现在已经靠着石头睡着了,叹了口气,又转头看向了那支队伍。

背对着清光的是石切丸,大太刀宽阔的背挡住了他绝大部分视线。

突然那里传出了争吵声,刀剑的呵斥声传入了清光的耳朵里,在他们簇拥的地方他看见了大和守安定。

安定拼命挣扎想要逃离,但是脖子上的大太刀强迫着他安静,清光握紧手里的刀,内心的愧疚涌了上来,他对不起安定。

逃离本丸的时候,小水将所有刀剑放到战场上,以防止被时之政府抓住,而自己则跟着清光和安定一起逃跑。

池田屋是一个很好的逃亡地点,他们在这个战场上逃亡了大半年,疲惫不堪的他们迎击着极短队伍,为了能让小水和清光逃到其他战场,安定自发留了下来,独自垫后。

现在,安定既然已经被抓那么碎刀是肯定的,因为他们从安定的嘴里是问不出什么的。

安定被敲晕带走了,清光第一次因为自己的无能而愤怒,他何曾不知道自己的阿鲁基是有多想见到安定。

(三)

“阿鲁基,阿鲁基,醒醒,我们该走了。”迷迷糊糊之间小水听到有人在叫她,睁开眼睛看到了一脸惊喜的清光。 

“阿鲁基,我在不远处找到了小溪,里面还有鱼呢,咱们的晚饭有着落了!”他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好好吃顿饭了。

小溪的确离这里不远,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水里的鱼虽然不大但是经不住多,一条小小的泥鳅就可以钓到好几条。

将钓到的鱼用细长的木棍串起来,放在火堆上烤着,在等鱼烤熟的期间,清光来到河边用脖子上的围巾沾了些水清洗着小水脸上的血迹,上次战斗太惨烈了。

“清光,你也擦擦吧……”小水握住清光的手,将围巾拿了下来就要给他擦脸。

“没事,我一会儿洗洗就好了。”说着,他就蹲了下来,就着河里的凉水洗着脸上的血迹。

看见清光蹲下,小水也跟着一起蹲了下来:“清光……我……对不起……”

清光低垂着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阿鲁基,我有一件事想问你……为什么你去了一次时政之后,我们本丸就变成了暗堕本丸……”

“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问的……”小水的手抚上了清光还在滴着水的脸:“政府有它的光明一面也有黑暗的一面……黑暗的那面太过于阴险,需要一个人替他们扛下这所有的黑暗……那个人只能是我……”

“那为何就必须是你呢,不能是其他人吗?”这句话的时候,清光有些咬牙切齿,一向自诩正义的政府,居然做出这种事情,让他如何再相信政府?

“我从出生就被政府所抚养,我长大的任务就是这样,成为政府的傀儡,为政府工作……而这次就是政府用我的时候……”

之后清光就再也没有说话了,只是清洗洗着自己身上的污渍。小水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清光交流,只能坐在那里看着清光发呆。

“阿鲁基,你会……抛弃我吗?”清洗完身上的污渍之后,清光站了起来,就这样背着小水问。

“不会,我永远都不会抛弃清光的,只要清光不嫌弃我是个累赘就好了。”小水摇了摇头语气坚定。

清光突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他觉得他阻止不了眼睛里的水了,他没有什么大的愿望,只要主人能够好好的使用他他就很满意了,他很幸运,小水就是这样的一位主人。

“阿鲁基,我还是是那句话,如果他们执意要抓走你的话,就先把我碎掉吧。”

(四)

他们很幸运,河边有一个小小的山洞,虽然潮湿,但是两个人凑合住一晚上还是可以的。

清光在森林里捡了些干草铺在山洞里,让有些困意的小水先睡,自己则守在洞口戒备着周围的动静。

夏日的夜晚很容易让人放松,微风、萤火、虫鸣、空气中弥漫的森林的味道,都在迫使清光放下戒心。小水已经睡着了,但是睡得极不安稳,每次翻身都皱一皱眉,清光回到洞内将小水拥在怀里靠在石壁上,可能因为四周都是熟悉的气味,小水皱着的眉头也平复了下去,渐渐的他也有些困了,闭上了眼睛小息一会。 

“铛!!”刀剑的碰撞声从清光猛地抽出刀之后从他的刀刃处传来,他以为他和小水可以逃得远一些,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抱起小水,跳到后面的石头上才看清攻击他的是谁:隔壁本丸的压切长谷部,一个可悲的看门狗而已。

“清光……我们是被发现了吗?”

“很显然是的。”将怀里的女孩背到背上:“阿鲁基可要抱住我了,我们要从这里逃出去了。”

“嗯。”小水紧紧环住清光的脖子,将头埋进他的脖劲处,清光不愿意让她看见自己战斗时的样子呢。

“来了多少人呢?干脆一起出来吧,躲躲藏藏的可是小人呢。”语音落下甚至从喉咙发出了一声嗤笑。

周围的灌木丛中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出现了好几个本丸的刀剑和审神者,火把将四周照亮,这意味着清光没有地方逃跑了。

“呀嘞呀嘞,我以为你们不会这么快找到这里的。”左手随意抹掉刀刃上的灰尘,清光露出了一个相当狂妄的笑:“还算不错。”

“你也就只能蹦跶这一会了。”脸上戴着护神纸的女性审神者从后方来到清光面前:“把你的审神者交出来,我可以帮你找一个更好的本丸。”

“你应该就是组织者了吧,让我把阿鲁基交出来?好啊,我杀了你可以吗?”带着裂痕的打刀抵上女子的脖子,紧贴皮肤的刀刃只要向前移动一分就可以划破她的大动脉。

“你先看看你身后再做决定吧。”听到她的话,清光这才感觉到了背后的杀气,微微转过头就看见了极化的药研藤四郎,他的刀刃抵在了小水后背的心窝处,小水仍旧紧紧抱着他的脖子,不敢松手。

“啧……”清光将抵在女子脖子上的刀取下,同样的药研也放下了他的刀,他看了看小水,又看了看面前的女子,说:“除了将阿鲁基交给你之外,你们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那么不妨去洞内聊?”被护神纸遮挡住的脸只能看见一张勾起了优雅笑意的嘴:“有些事情只能我们知道。”

(五)

距离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了,你问我清光和小水?这个嘛,大概只有哪位审神者大人可以解释了。

“你说小水和清光?”戴着护神纸的审神者来到时政开会,被人拦了下来:“我用我的灵力协助加州清光开启了一块属于自己的神域……毕竟是付丧神呢,一块神域还是很好管理的。”说完还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小水??和他一起住进神域了,其实这样可以说是被加州清光神隐了。”

“嘛……就当做这是我的私心吧,毕竟我是那孩子的……姐姐呢……”


END


嘛就这样完结了,清光是小天使我舍不得让他受苦,




 
 


评论 ( 2 )
热度 ( 22 )
  1. 波子汽水朝花夕逝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写的超棒ww蟹蟹太太!

© 朝花夕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