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逝

荡漾中……

【全职男神x你】求婚

最近沉迷天刀无法自拔,不想码字……

目录:有一种忧伤割伤了威尼斯红

【卢瀚文】求婚

这天是一个周末,你告别了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好不容易休息了一天,肩膀和腰上的疼痛也都缓解了不少,一大早拉开窗帘,迎面而来柔和的阳光为你带来了今天一天的好心情。

吃完早饭后,你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你交往了几年的男朋友,想想这个比你小上几岁的,每次见面都会给你一个大大拥抱叫着你姐姐的男友,心里漫上的情绪就只剩下欢喜了。

“瀚文,怎么了?”

“姐姐今天没事吧?”从卢瀚文的口气你能听出来他现在很兴奋。

“没有啊。”伸手将鬓角的碎发别到耳后:“今天我休息,瀚文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战队今天也放假,所以我就过来找姐姐玩了。”他的声音经过手机变成电子信号再经过你的手机转换成他的声音传到你的耳朵里,虽然声音经过了这么多轮的转换,但是他对你的依赖你还是可以听到的。

“好啊,没问题,我一会就过去找你。”

位置很快就发到你的手机上,是你们经常去的那座后山,说是后山其实也可以说是一个小土坡,因为面积比较广阔,而且在附近公园的后门,就被叫做后山。

等你赶到的时候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你很纳闷因为以往按照正常来说,这里每天都会有父母带着小孩或者主人带着宠物过来玩。

一只白鸽“扑棱棱”的飞到了你的身边,停在不远处看着你,它好像在认人,你回看着它,鸽子歪歪头仿佛确认了一般,飞到了你的右肩,你这才发现它的脚上绑着一个小小的纸卷,取下来打开后,你故作无奈的笑了笑:果然啊……是瀚文搞的鬼。

纸上是卢瀚文的字,写着很简短的一句话:

姐姐,我们来玩个游戏吧,纸的背面有地图,按照地图来找我吧。Good luck。

背面是一个很简易的地图,寥寥几笔,但是重点的建筑物或者雕像的名字都有认认真真标好。

终点并不难找,因为它就在后山的顶端,有一条小路直直的就可以到哪里,但是当你看见面前的人之后,你就知道这条小路你走不了了。

“唉唉唉!!小卢不让你走这里,妹子你还是重新找条路吧!”黄少天用身体挡住你准备前往小路的方向,一脸灿烂的笑容:“今天无论妹子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从这里过去的。”

深知黄少天杀伤力的你表示他在的路你死也不会去的,所以很自觉的转身离开这个方向。

既然小路走不到哪里,那么就试试大路吧,虽然远是远了一点,就当锻炼吧。

顺着大路走上去,空气因为安静仿佛凝固住了,但仅仅几秒就开始刮起了风,你的白色连衣裙的下摆被吹着向侧面摆动,轻轻拍了拍裙摆,再抬头之时,你看见了喻文州。

“好吧……继黄少之后是喻队你……那么你们可以告诉我瀚文准备干什么?”虽然已经交往了好几年,卢瀚文大部分心思你都能猜到,但是这次是真的为难你了。

“这个啊……等你找到瀚文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喻文州抬起右手抚摸了下下巴,指着旁边大路所延伸的小路,说:“对了,接下来记得走这里,一直走就可以了,不要走错路了。”

“好的,我知道了,喻队。”

和喻文州告别之后你顺着他指向的小路走去,你发现只要是岔路口你就可以看见一位蓝雨的队员,可能是战队队员,也有可能是青训营的新人,他们为你指出了正确的路,但是无论你怎么问,都不会告诉你卢瀚文到底要干什么。

女人的好奇心是爆棚的,它催促着你加快速度,等到你到了地方后就看见了站在树下的卢瀚文。

“瀚文,你今天神神秘秘的怎么了?”

还未走到他面前,就被他一句“站在哪里”给“定住”了,你们之间的距离大概只有不到五米,但是足够你看清他的表情。

“姐姐,现在你听我说。”卢瀚文深吸一口气:“我比姐姐你小三岁,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姐姐你在照顾我,不论是学习还是队伍里的事,姐姐都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

你恍惚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样的话……

“瀚文……”

“姐姐,你不要说话。”他打断了你的话:“有一度我甚至以为姐姐你只是将我当做弟弟,而不是男朋友……”

不是的!!瀚文……不是的……

“但是幸好,姐姐过生日那天晚上喝醉了,我从你的梦话里听到了你是有多爱我,姐姐……你知道吗?我那时是有多开心。”

“我现在虽然还小,但是有一件事我可以想姐姐保证,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欺骗姐姐的,永远不会!”卢瀚文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十分坚定:“所以姐姐……”

他将手伸进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走到你的面前,打开,在你的惊讶下单膝下跪,你这才发现,他手中拿着的是一枚钻戒。

“姐姐,我的年龄不够,不能立刻和姐姐结婚,所以,这枚戒指就是订婚戒,姐姐……”他抬起头,在阳光的照耀下,他的双眼煜煜生光:“你愿意……嫁给我吗??”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你这才发现你们的周围被蓝雨的队员给团团围住了,为首的自然是喻文州和黄少天。

“妹子!!答应瀚文吧!!瀚文可是个好男人啊!!”黄少天自然是不遗余力的推荐这卢瀚文,喻文州站在一旁也只是笑笑,但是眼中四溢的,是满满的祝福。

你再看卢瀚文的时候你发现,他的手开始颤抖——只要他一紧张手就会颤抖。你蹲下伸手握住他的双手,说:

“我从未将你看作过弟弟,你是我的男朋友,未来会是我的丈夫,将来会是我孩子的父亲,这都是不用质疑的……”

“所以瀚文,等到你22岁的时候,你可愿意娶我?”

评论 ( 4 )
热度 ( 111 )

© 朝花夕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