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恋与,遇见都可以写,但是目前只写全职,杂食向,可以向我安利你的cp,如果我也喜欢的话会给他们无限产粮的

【王杰希生贺 5h/24h】不老魔女和养子

  • 这是个挺老的脑洞了,一直没写,刚好趁老王生贺放上来

  • 亲情向,不喜勿进

  • 没有大的跌宕起伏的剧情

  • 结局可能会有人不适

  • ooc?一定的

  • 轻微女主向,大篇幅描写女主,从女主的眼中来看王杰希

目录:有一种忧伤割伤了威尼斯红

——正文——

(一)初识

魔女是这个王国传说之中的存在,她们有着强大的魔力,有着不老的容颜,有着不死的身躯,她们身为这个国家的守护者一直守护着边界。

王国的边界有个小镇,因为常年战乱的关系小镇已经破旧不堪,断壁残垣随处可见,能离开的人早就离开了,留下来的就只剩下对生活无望一心求死的人。

你闭着眼睛行走在这个小镇的路上,头上的魔女帽和手里镶嵌着辉耀之石的扫把证明了你的身份。

“艾德希尔,光明神不会允许你随意寻找学生的,就算你是他最虔诚的信徒。”你想起了你离开住所时你的老师法贝斯说过的话。

信徒……呵……

天上的太阳毫不吝啬他的光,照耀着整个大地,阳光所带来的炽热的温度灼烧着你的皮肤,露在外面的皮肤上升起水雾。给皮肤施加了一个治愈的魔法,这才止住了太阳带给你的伤害。

这是修炼冰系魔法的后果,你的身体会更加倾向于冰的属性,这也是冰系的魔女为数不多的原因。

给天空放了一个天气转换的魔法,乌云开始聚拢,顷刻间下起了大雨,这些雨还未落到你的身上就被你周身的防护罩弹开。

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个单片眼镜戴在左眼上,微微睁开左眼,白色带有寒气的光四散开来,透过镜片,你看到了你想要看到的东西……木系的孩子吗??

这里居然还有带有魔力的孩子,得到这个认知的你内心在疯狂的叫嚣着:一定要让这个孩子成为你的学生。

狂躁、自大、傲慢、易怒这是你老师给你的评价,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你的成绩,最优秀的魔女,没有之一,这就是你的成绩。

追随着魔力来源你很快找到这个孩子,衣着破旧的孩子蜷缩在石洞里角落里睡着了,浑身是伤,有些伤口甚至已经发炎溃烂,他睡的很不安稳,时不时皱一下眉头。

从小就在老师身边长大的你自然想不到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可怜的人,初次见面你对这个孩子的印象就很不好,但是无奈,你已经在这片土地寻找了快半年了,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孩子,怎么说也得带回去交差。

用扫把的柄戳了几下那个孩子,看见他睁开了眼睛才说:“小孩,我要收你做我的学生,和我走吧。”语气里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但是那个孩子一直无动于衷,甚至都没有给你一个眼神。

呵……有趣……

那个孩子无视你的后果就是被你用冰锥挑到半空中带走,你走在前面哼着不着调子的歌,丝毫不管背后在半空中挣扎的孩子。

“小孩,你要是再动的话,那块冰锥可就不止是把你吊起来了。”语气中威胁的含义不明而喻。

他停止了挣扎但是仍旧是一句话也不说,你挑了挑眉:“看起来你是一句话都不会说喽。”随意坐在地上,将小孩挂在树枝上:“你要是不说话的话就在这里挂一辈子吧!”语毕你就假装要离开。

“放我下去!!”七八岁小男孩的声线还是很脆的,听到他的话后你停下了脚步。

“拜我为师我就放了你。”

“放我下去!!”

“拜我为师。”

“放我下去!!”

“拜我为师。”

来来回回就这么两句话,在你以为他不会拜你为师的时候,他突然说:“我不认识你为何要拜你为师。”

看起来有希望。

“那就是说我只要说出我是谁你就会拜我为师。”

他不说话。

“我叫艾德希尔,种族是铂金精灵,是一位魔女,修行的是冰系魔法。”右手挑起鬓角的头发,露出精灵的尖耳向他证明身份,勾唇轻笑:“你可以叫我老师。”

“……艾德老师。”等了好长时间,你才听见这个孩子的话,哦呀,这意味着,这个孩子认同你了吗?

“那么小孩,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杰希。”

(二)理所应当

你用一个普通的治愈术就治好了王杰希的伤口,但是他残破的衣服你倒没有办法治愈。

“衣服你就先穿你自己的吧,一会和我去法贝斯那里,我到时候再给你新衣服。”

你沿着小溪往森林的深处走去,森林的中央有一片湖泊,湖泊旁边会有直接传送到你的老师那里——那是你们精灵一族的秘地。

王杰希的手被你牵着,他脖子上的莹珑石是你给他的武器,与其说是武器到不如说是一个装饰。

“等你初阶考试过关了,我就把这颗石头镶嵌在你的扫把上,像这颗辉耀之石一样。”扬了扬手里的扫把,金色的宝石散发着温暖的金色光芒。

“老师……”王杰希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你皱了皱眉,果然啊,还是挺讨厌这个小孩儿的。

“老师……我什么时候才能参加初阶考试……”

“砰!”扫把柄敲在了王杰希的头上,不重但是还是有痛感的,看着他捂着脑袋蹲下,你站了起来:“所以说,一路上我说的这些你有没有在听?!”

“我再说一次,你给我好好记住!”

“回去之后,你要先学会一些基础的知识,因为你是木系所以还要学一些草药知识,等学的差不多了,我就会推荐你参加考试,只要过了就是一名合格的魔女了。”

“但是你不要认为考试会很简单,你是我的学生,所以你必须比别人要优秀。”

“身为我的学生,你可以在魔女界里横行霸道,出了事由我担着,但是你自己本身就要有横行霸道的资本。”

“就因为,你是我的学生。”

(三)他是我的学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你和王杰希此刻跪在法贝斯房间门口,前两天这里刚刚下过雨,潮湿的泥土渗透了裙子,雨水蔓延到了腰,可想而知雨是有多大。

“艾德希尔。”罗莱靠在门旁看着你和王杰希,眼里的嘲讽浓郁:“啧啧啧,什么时候我们的首席魔女这么狼狈了,他就是你的学生?居然是个人类,哎呦喂,这可真是可笑啊。”

罗莱从幼时就同你关系不好,只是因为你的成绩总是比他高一点点,但是他身为木系魔女,稳稳的坐在首席的位置上也证明了他的实力,但是这两个首席却指的不是同一类:他是木系的首席,而你是全属性首席。

你看了罗莱一眼,不予理睬。

他也没有怎么理会你,转身看向王杰希,动了动手指,一根纤细的藤蔓缠绕上了王杰希的手腕,你伸手扯下这根藤蔓:“罗莱,你可真是……肮脏……”

“木系的人类孩子啊……”他仿佛没有听见你的话一般自言自语起来:“不如给我吧,让他做我的学生,在我这里他接受的可是专业的木系知识。”

“罗莱,让开,让艾德希尔进来,还有那个人类的孩子。”沧桑却有力的声音从房门后传来,法贝斯所施展的言灵强行将罗莱推开。

你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递给王杰希一只手:“走吧,我们进去。”王杰希将手放进你的手里,小小的男孩手还是很小的,轻轻一握就可以整只包住。

“艾德老师,他没事吧……”你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的正是罗莱。

“不用理他,记住,以后看见他了绕道走。”

罗莱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你心满意足的欣赏着这一幕,说:

“罗莱,你记住,就算我不是木属性,哪怕这个孩子是火属性,那他也是我的学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四)灭绝星辰

意外的,法贝斯极其好说话,用玉晶石检测了一下王杰希的魔力属性和魔力强度之后,他就同意你做王杰希的老师,甚至嘱托你好好教导王杰希。

你挑了挑眉看着王杰希,此刻王杰希戴着深蓝色的魔女帽,穿着深蓝色的衣服,很标准的男性魔女的造型,唯一带有一些差距的就是他的手上没有扫把。其实仔细看看,收拾干净的王杰希长的还是有些小帅的,虽然年龄很小。

“艾德希尔,你又走神了。”法贝斯叹了一口气,他已经习惯了你动不动就走神的情况:“这个孩子情况比较特殊,身为一个人类,他体内的魔力甚至超过了绝大部分精灵,不仅仅是在数量上,质量上也是如此。”

“所以,艾德希尔,好好教导他,他将会是你的下任继承者。”

“我知道了,法贝斯老师。”

初阶考试其实马上就要开始了,带着王杰希回到属于你的庄园之后,随意翻了翻日历发现只剩下一个月了,和王杰希同龄的孩子基本上都会参加,一个月的时间根本不够王杰希去学习这些东西,但是如果他这次不参加那么下次就是五年后了……

“啧……”你习惯性的将手指放进嘴里开始啃咬指甲,内心烦躁不已。

“老师……艾德老师……”你忽然听到有人叫你,一时间愣了一下,这才发现王杰希抱着书站在你面前

“啊……抱歉,我走神了,有什么事吗?”

“就是刚刚法贝斯先生给了我一本关于初阶考试的书,我有一些问题想问。”王杰希打开手里的书翻到了中间的一页:“之前老师你说,初阶考试必须要学习相应的知识和一些属性魔法才能参加,而且扫帚是初阶考试之后才能由老师帮忙制作,但是……”他说着递上了书:

“这本书上说曾经有人在没有学习任何知识的情况下意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扫帚,直接得到了初阶考试的合格证,这是为什么?”

对啊,你怎么能把这个忘了呢,果然是被冰系魔法占据了大脑了吗?

你接过王杰希手里的书,随意的放在一旁,说:“你想不想要一把属于你的扫帚?”

王杰希并不能理解这个和他刚刚问过的问题有什么关系,但是他还是乖乖的回答了你:“想要。”

“跟我来。”

你带着他来到了庄园的书房,几十万本书的数量是王杰希曾经想都不敢想的,并且分类十分明细,每个属性,每个阶段的都有,你带着王杰希来到木属性的书架旁,指着一书架的书说:

“这些书都是你在初阶考试可能会考的,这一个月你就先好好看看,不懂的就去找法贝斯老师,他会向你解释所有问题,我要闭关一个月。”

你没有向他解释你为何要闭关,但是一个月之后当你出现在王杰希面前,这一切就有了答案。

原本戴在王杰希脖子上的绿色荧珑石此刻被镶嵌在一柄扫帚上,柄为通体银白色,带有繁琐复杂的纹理,贴近两端的地方微微曲折,一些透明的水晶零散的覆盖在两端,荧珑石在镂空处慢悠悠的旋转,丝洛芬树的树枝是你托远在异地的好友带给你的,这种树枝异常适合木属性魔女。

王杰希接过这柄扫帚的时候被触手的冰凉吓了一跳,但是那种异于常人的亲切感却在他心里一直挥之不去。

“法贝斯老师应该教了你怎么魔力外放吧?!试试注入扫帚。”

从手接触的地方,扫帚柄上的纹路开始发光,浅绿色的光并不刺眼,反而很柔和,这个纹路王杰希是见过的,法贝斯给他说过,这是一个老师可以给学生武器上所加注的最强的防御法阵,透明的水晶也被绿色所感染,光芒愈来愈浓,荧珑石也旋转的愈来愈快,之后,庄园被温暖的绿色所覆盖,这庞大的魔力让你愈发觉得王杰希是个宝。

“以后这柄扫帚就是你的了,给它取个名字吧。”

“老师取吧。”他的语气还是那样,不紧不慢,但是双眼里莹莹的星光却十分明亮。

“就叫……灭绝星辰……吧。”

(五)无题

灭绝星辰就像是为王杰希量身打造的,而且因为灭绝星辰,王杰希的初阶考试直接过关,没有考。

初阶考试之前就拥有属于自己的扫帚在魔女上千年的历史中也只发生过一次,并且那位在他巅峰时期曾经独自一人剿灭了整个魔龙族,归来之时,毫发无损。

这件事情带给魔女界的无疑不是震惊,但是你早就将王杰希带进庄园,并且开启了空间位面,让庄园游走在时空缝隙之中。

“时空缝隙之中的时间是不定的。”你爬上书房的高梯在书架的顶端寻找着你所需要的书籍,王杰希则跟在你后面,用悬浮魔法使书悬浮起来,让其稳稳的落在自己的怀里,你看了看王杰希熟练的操作着扫帚,十分满意:“有可能我们在庄园里只过了一天,外面就会过一个小时,也有可能庄园过了一个小时,外面则过了一天,这都是不定的。”

“那老师,我们现在呆在那种时间区间里呢?”十二三岁的少年身形早已拔高,甚至隐隐有超越你的可能,偶尔你也会感慨一下小孩青春期发育的速度。

“放心,现在的时间是1:1,难道你没有发现吗?你的身体仍旧按照正常的速度生长。”你欺骗了他,真正的时间比例是10:1,你们的世界仅仅过去了不到半年,时间的流速越快,对你的身体就消耗越大,10:1是你现在可以坚持的最大流速。

王杰希将信将疑的抱着书离开,你知道他有了一丝怀疑,但你并不准备做解释,因为他是人类。

很可笑吧,传说中的魔女所拥有的不死的身躯仅仅是因为他们是精灵,什么不老不死,只是寿命比较长而已,3000多年的寿命。人类再怎么说也只有百年寿命,她在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强行更改王杰希的寿命,魔法不是万能的。

你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想教给他你知道的全部,如果说他是精灵,那么你可以慢慢教他……看着书桌前翻看资料的的王杰希,你突然心生出一种愧疚感,你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了。

王杰希怀疑过你的,这是日后某一天王杰希亲口告诉你的,时间流逝是有多缓慢他自己就可以感知到,其实本就不必向你寻求答案,到那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问题就这样从嘴里说了出来,问题说完的时候连王杰希都被自己吓了一跳,但是良好的素养让他没有将这种情绪显露出来,他对于你的答案很失望,他原本希望你能够告诉他真正的理由,但是你并没有告诉他。

隔阂的产生其实只是一瞬间,他需要的是一个解释,而你则是想瞒着他。

隔阂只会因为时间的关系愈来愈大,达到了一定程度,就会爆发。你们一个不想解释,一个又等着对方解释,彼此都是高傲的人,不肯后退一步。

(六)生死之间

这天,你坐在客厅扳着指头仔细算了算时间,王杰希现在已经十六岁了,在你身边也已经八年了,外界的时间也差不多有快一年了,虽然他现在有着十六岁的身高和体格,但是他真正的年龄仍旧是九岁。

很惊讶是吧,这是你能为王杰希做得唯一一件事。

庄园是在时空缝隙之中来回穿梭的,缝隙与缝隙之间有着不同的空间,空间与空间之间的位面又是不同的。

王杰希在研制药剂的时候会需要大量的药材,药材在各个空间的价格都不一样,有可能在这个空间是一种及其少见的药材,有可能在下一个空间就是漫山遍野的杂草。

焱草就是这样的一种草,原本王杰希打算自己一个人去空间采摘焱草,但是位面探测仪给出了空间危险的信号,现在再次出发去其他空间已经来不及了,要么出去直面危险,要么就在这里等着被空间挤压。

“我和你一起去吧。”你换好了魔女的战斗服站在了王杰希的面前:“这个空间太危险了,你不能出事。”

“老师我以前也是处理过这样的情况的,你可不要再把我当做小孩子了。”王杰希无奈笑笑,他对于你整天将他当做小孩子的行为表示已经习惯了。

“听老师话。”扫帚柄敲在他的头顶上,你从他的身侧走过:“还是快些准备吧,一会儿可能会有一次空间震荡。”

他突然抱住了你,木属性自带的安抚的信息素充斥着你的鼻腔,你原本带有些许暴躁的内心渐渐平静了下来:“老师……我可不可以……”

“你说什么?”你没有听清王杰希的后半句话,抬头询问他,他将你死死的扣在怀里,让你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移动。

“……没什么……老师,这次你务必小心……”焱草的采摘很重要,一会离开庄园后你们势必要分开,这也就意味着王杰希不能跟随在你的身边。

“放心吧,没问题的。”退出他的怀抱后,你伸出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和帽子,还带有一丝稚嫩的脸和并不怎么宽阔的肩膀此刻却十分有安全感。

焱草在这个空间不算是常见药材,但是也没有到那种很难寻找的地步,王杰希最后在一处比较陡峭的山崖找到了,指挥着藤蔓将焱草采摘到之后他开始联系你。

在他使用了所有从你这里学会的传讯魔法但是却联系不到你之后,他慌了。

这个空间并不是很大,寻找一个人来也是很简单的,骑在扫帚上在空中来回移动,空间大大小小的坐标点他都找遍了但是都没有你的影子,手心里的汗也浸湿了手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空间震荡也过了五六次了,庄园也不知道能不能抗住这么剧烈的震荡,可当他找到你的时候躺在血泊之中的你让王杰希差点红了眼,眼底所蔓延出来的怒气和恐惧牢牢的锁在了他的心里。

他将你带了回去,庄园依旧完好无损,这还是比较值得庆幸的事。

王杰希在药剂房寻找着可以治疗你的药,地上瓶瓶罐罐散落一地,药柜甚至都被他推翻在地,桌子上全都是被打开倾倒出来的药粉。

“不是……不是……不是这个……”一瓶瓶药剂被他打开又随意丢弃,但是仍旧找不到他所需要的药。

“咳……咳……”你躺在药剂房的休息室里,嘴里突然涌上腥甜味。

听到你的咳嗽声,王杰希踉跄的跑到你面前,颤抖着手擦干净你嘴角的血:“老师!老师!你醒醒!别睡啊!”

你听没听见他的声音他不知道,但是你却在没有给过他任何反应,王杰希不是第一次见过生死,但是这次带给他内心的崩溃却是最大的。他从未想过失去你之后是什么样的,甚至有段时间他都在庆幸自己是个人类。

给你吃了一些普通的止血药剂他就跑去书房,书房里有关药剂的书都被他翻了个遍,给人类使用的药剂在精灵身上根本不起作用,所以这些书并没有什么用。

内心被无力感和恐惧所占领,王杰希在质问着自己,为什么当时药剂没有好好学?为什么听了你的话没有去学习精灵的病理?

你的生命值愈来愈弱,甚至有段时间停止了心脏的跳动。

当然,事实证明,惊喜总是伴随着惊吓的,你这次受伤受的很突然,愈合也愈合的很突然,就像是之前在空间所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某天早上,你就这样站在王杰希面前,在他震惊的时候讲扫帚柄敲在他的头上:

“整天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药剂书背完了吗?木系阵法练习了吗?没有就赶紧去。”

在你转过身准备去处理一些事情的时候,王杰希突然从背后抱住了你,他紧紧的揽住了你的腰,将头埋在你的脖劲处,你突然发现王杰希的身高现在已经超过了你。

你感受到了他的阵阵颤抖,裸露在外的脖子甚至有液体滴落在上,你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哭什么啊,我不是说过吗,只要不是魔法属性上的克制,魔女都是不会死的。”只是恢复正常会让魔女付出巨大的代价。

为了回到王杰希的身边,你用1000年的寿命开启了禁术,换取了回到他身边的机会。

你还有多少年呢?你忘记了……因为魔女本就活不长,这一千年寿命就算不用来开启禁术那也会再你被火系魔女杀死之后浪费掉的。

你会为魔女为王国付出生命,那么他呢?

(七)战争

战争的爆发很是突然,就像是你接过朋友手中的可乐,却并不知道可乐被他摇晃过,拧开瓶盖后喷洒而出。

法贝斯用了一些特殊手段才将信送到了你所在的时间位面,自动飞到你面前的信被缓缓打开,法贝斯的影像出现在了空中。

“艾德希尔,战争开始了,魔女需要你。”

就这样一句话在之前就可以让你为之付出一切,可现在,你转头看了看跟在你身后的王杰希,此刻你看不出他的任何表情,你经常将精灵的世界观强加在他的身上,有段时间甚至你都可以感受到他愈发浓郁的讨厌之情,可能是你摔碎了他努力了好长时间做出来的药剂,丝毫不管他的苦苦求饶,只因为再你看来他还没有拿到药剂师的证件就在这里擅自做主制造药剂,你觉得这样是违背了精灵族所谓的律令。

有的时候,你很容易忘记王杰希是一个人类这件事。

“战争……你要去吗?”你试探性的问了一下,王杰希可能没想到你会问他,稍微愣了一下,说:

“如果老师你让我去的话我就会去。”

“我问的是你想去吗?”

王杰希沉默了。

你知晓了他的意思,他并不希望你去,战争的残酷他经历过,也因此失去了他重要的家人,你是他的老师,教导了他许多,是他现在最重要的人,如果你出事了,他甚至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那就不去了。”

魔女一直都是为战争而生的产物,如果战争的时候魔女不去那么她所接受的来自国家处罚可是严重到足以致命的。

你被王国囚禁了起来,法贝斯迫于整个魔女界的安危将你的空间坐标交了出来,原本为了维持空间与外界那高达10:1的时间流速,你已经变得没有精力再去施展第二个魔法,束手就擒,大概说的就是你了。

被抓走之前你还在想,幸好让他去其它界面采集草药了。

你被关在漆黑潮湿的监牢里,满过脚掌的肮脏难闻的水充斥着整个监牢,你身上的白色魔女装早已被换上了一身破旧的监牢服,光脚踩在布满沙石的地上,尖锐的石头划破了你的脚心,但是抬脚的时候又自动愈合,只留下浅红色的印记。

水牢是专门看管精灵的监牢,你被锁在大笼子里,身体有一半被浸泡在水里,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铁笼,里面被关着的魔女早已死去,你盯着那堆在水里被浸泡到腐烂水肿的尸骨,平静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股惊慌:如果,王杰希知道了你在这里,他会不会……

王杰希不能出事,假如他出了事那么你以后该如何活下去?

手腕上和脚腕上的锁链束缚着你的魔力,而且因为重量你也只能微微的抬起手,你突然觉得身为一个魔女自己是有多可悲,什么首席,什么最强,在国家面前还不是一枚棋子。

你跪坐在笼子里,使用全身力气抬起双手合十。

“卡利尔马隆的神啊,我只是一个可悲的,曾经犯下过滔天大罪的魔女,我恳求,我央求,我的弟子并不知晓我在这里,求您赐予他一条生路。”

“我希望他能够在空间安然无恙的活着,我希望他能学会制作所有的药剂来养活自己,我希望他没有像我一样这么懦弱无能。”

“神啊,他……只是个孩子啊……”

(八)叛徒

法贝斯被王杰希杀死了。

这是当前整个魔女界最让人惊讶的新闻,法贝斯曾经担任过魔女界长老的职位,并且是首席魔女艾德希尔的老师,这两个身份无论那个都可以在魔女界留下浓重的一笔,也可以看出法贝斯的强大。

但就算这样法贝斯也还是被王杰希杀了,魔女们都在传言是否是因为法贝斯不顾曾经师徒的情面将你的空间坐标告诉王国导致你被抓才引起了王杰希的杀心。

但是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法贝斯已死,原本应该接替法贝斯来主持战争的你也被王国抓住。现在的魔女界可以说是群龙无首,理所应当的,王杰希以你的学生的身份走上了这个位置。

被关在水牢的你不知道王杰希是怎样力排众议走上这个位置的,同样他为了这个位置杀了多少人你也不知道。

王国的人好像给水牢的水里放了一些东西,某一天你发现你的双腿开始发痒,你低头看去发现你双腿上的皮肤开始发红溃烂,尝试将腿抬起来,离开水来到空气中的溃烂的皮肤立马变得完好无损,这就是连人类都为之眼红的绝对治愈的能力。

你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人类真是无趣极了,没有魔力,不能变成魔女,就诱惑精灵变成魔女,让精灵一族为自己卖命,为自己守卫边疆,可精灵真的会这么愿意自甘堕落下去吗?答案当然是不。

被冰封住的监狱是你离开这里的背景,手腕和脚腕被锁链勒出的痕迹早已消失不见,你第一次觉得外界的阳光可比你那常年流动在空间之中黑暗无比的庄园要好。

在你还没有想好接下来要去哪里的时候,你就嗅到了一阵清香,这个味道太过于熟悉了,还没有叫出那人的名字的时候,你就被另一股刺鼻的气息给迷晕了。

“长老大人,国王派过来的使者说如果我们再不出兵的话就有可能会过来将我们的秘地铲平。”一位男性魔女站在王杰希的背后向他知会王国的命令。

过了许久,王杰希才说:

“沙拉尔,我问你个问题……”

“长老请说。”

“人类……有没有魔力呢?”

人类?被王杰希称为沙拉尔的男人愣了一下,他并不能理解长老大人这样问的原因,但他还是毕恭毕敬的回答了王杰希。

“人类是没有魔力的。”

“那就意味着他们也不能学习魔法了?”

“是的。”

“那我们为何要听他们的话呢?又何必事事顺着他们的心意?”

这个问题震惊了沙拉尔,是啊……人类没有魔力也不能学习魔法,对于他能手上的兵器和炮火,于精灵族来说就是一个魔法的事。

王杰希想救出艾德希尔。

这是所有魔女都心照不宣的事,他们对王杰希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心里有什么不满也会压在心底。

原本,魔女们都呆在军营里协助王国的军队抵御敌方的军队,可这一天军队将领二话不说,就将王杰希抓了起来。

王杰希没有反抗,任凭那人将粗糙的麻绳绑在手腕上。

那个将领在绑王杰希的时候,他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明显的恐惧,这是害怕自己杀了他吗?被推搡着走出营帐的时候,北方严寒之地的风雪迎面吹来。

张开嘴,呼出来的气息变成一团团雾气。

“老师……”

“叛徒”两个字就这样压在了王杰希的头上,他被束缚在临时搭建的行刑台上。

台下的魔女们一脸愤怒,手里的扫帚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王杰希一声令下,他们准备好的大大小小的魔法就会放在周围人类的身上。

“木系魔女王杰希!你的老师艾德希尔杀害监牢里所有的士兵逃离监狱!王国怀疑你涉嫌协助她的逃离行为!现在对你处以极刑!”

老师……你看啊……这就是你一直以来保护的人类……他们一个所谓的莫须有的罪名就想杀了我……老师啊……幸好……幸好你逃离了……卡利尔马隆的神啊,我恳求您,请让我的老师安然无恙……

在刀刃落下之时有冰块袭来弹飞了刽子手手里的刀,人群的后面传来一个声音:

“把他……给我放开!!”

语音落下满天的风雪就冲那些人类冲去,冰系魔女唯一的大规模魔法极度。

被瞬间冰冻的人类因为风的冲击早已碎裂,连接着冰块之间的血肉让人禁不住恶心。

魔女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们仅仅是因为风的缘故而睁不开眼睛。

待风雪停止之时,不论是王杰希还是你,都已经消失了。

(九)逃亡

庄园在空间来回移动,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到达的位面在哪里。

“老师。”王杰希推开你房间的门,看到你还在睡着,不由得笑出了声,你本就在浅眠自然很容易就醒来了。

“笑什么啊……”刚醒来的你说话语气里还带着一点浓重的鼻音。

“老师,你该起床了。”他走到你你面前将你从床上抱起,又帮你穿好了衣服。

“唔……我自己来吧……”

等你洗漱好了之后,王杰希也已经做好早饭在等你了。

“我们就这样逃到空间里,会不会把他们逼疯呢?”你用叉子插起一块火腿放进嘴里,笑着看他。

“谁知道呢。”他伸手擦掉你嘴角的番茄酱:“吃东西的时候小心一点,不要把酱料蹭在嘴角。”

“知道啦!!”

——END——

后记:鬼知道我为什么写成这样

凑活看吧


评论 ( 6 )
热度 ( 86 )

© 朝花夕逝 | Powered by LOFTER